從幸福主婦到家族靈魂

編輯:冷塵羽日期:2017-03-08

對Ferragamo(菲拉格慕)家族來說,讓70多名家族成員緊密團結在一起的,是95歲高齡的Wanda Ferragamo,同名家族品牌創始人Salvatore Ferragamo的夫人。

從接手家族企業,到85歲卸任集團主席,Wanda執掌了這個龐大的奢侈品帝國近半個世紀之久,而在隨后的10年里,Wanda擔任了Ferragamo集團榮譽主席的職務,雖然已經不再插手集團的日常事務,但精神矍鑠的老人,仍舊投身在與家族企業相關的、令她感興趣的項目當中。比如主導策劃2015年5月在Ferragamo博物館揭幕的“大宅與城市”回顧展;擔任佛羅倫薩彼提宮時裝協會的副會長;資助教育項目和以家族名義開展慈善公益事業。“父親與長姐是設計的天才,他們締造了品牌的靈魂;而母親則是讓整個家族團結在一起并推動大家不斷向前的精神領袖。”家族第二代長子、現任集團董事長的Ferruccio Ferragamo不止一次表示。

幸福的主婦

在Salvatore于1957年出版的自傳《夢想的鞋匠》(The Shoemaker of Dreams)中,詳細記錄了他與Wanda的初次相遇:“在那個一見鐘情的晚上,我請她脫下鞋子,為了給她量身定制一款新鞋,也是為了制造更多和她相處的時間。她脫了鞋子,不小心露出襪子上的一個破洞,她羞得滿面通紅;我覺得她可愛極了。”

Wanda也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人們,“我和Salvatore都來自Bonito,我父親是當時的鎮長,邀請了這位從好萊塢回國發展的成功鞋匠,因為他為鎮里的窮人捐了很多錢。見面不久后,他用英語和他妹妹說了一句話,‘這是我將要娶的女孩’。”事實上,當時Wanda對英文還一竅不通,根本不知道他說了什么。3個月后,他們結婚了,在那不勒斯的一所教堂里。她18歲,他 42 歲。“父親起初不贊同這樁婚事,但我們很幸福。”于是,她成為了Ferragamo夫人。

如同沒有人能夠想到小鞋匠Salvatore會成為出色的企業家和鞋界大王一樣,誰也不曾預見,Ferragamo夫人日后會成為家族企業發展壯大過程中的靈魂人物。

Ferragamo夫人婚后追隨先生回到了佛羅倫薩,開始了相夫教子的主婦生活,她先后為家族增添了六個孩子,三個兒子是Ferruccio、Leonardo和Massimo,三個女兒是Fiamma、Giovanna和Fulvia。“我這一代的女性是不工作的。我們接受的教育是成為合格的妻子,而不是公司行政人員。”Ferragamo夫人說,她在婚后20年內從未參與過家族企業經營的任何一環,甚至從沒上過一天班。她將全部的經歷都投入到了對六名子女的教育當中。事實上,Ferragamo 夫人對于子女成功的培養,與她出任企業掌門人,在日后顯現出了對于家族企業成長同樣重要的貢獻度。

夫人的意義

Ferragamo夫人平靜而幸福的主婦生活,持續了20年,直到1960年Ferragamo先生因病去世,留下了38歲的她和最大17歲、最小僅2歲的6個孩子,以及一家日產80雙手工皮鞋且頗具名望的家族企業。

Salvatore去世時,正處于個人事業的巔峰期,彼時他已經設計了上萬款鞋樣,并擁有多達350項鞋履的專利。Salvatore設計的代表作諸如20世紀40年代風行的軟木楔跟鞋和隱形涼鞋等,其擁躉不僅包括溫莎公爵夫人在內的貴族名流,更有助力其事業初創的好萊塢明星,葛麗泰?嘉寶曾一次性訂購70雙Ferragamo鞋,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中留下的經典畫面中腳踩的正是Salvatore戰后的得意之作。位于佛羅倫薩羅尼?斯皮尼大宅(Palazzo Spini Feroni)的 Ferragamo 工坊,仍舊訂單如潮,并未因Salvatore的離去而減少。“我知道我的丈夫有多么熱愛他的事業,他還有許多未完成的夢想,我決定繼續下去。”Ferragamo夫人談到當年的決定如是說。

“母親在接手家族生意時,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氣來面對一切。”Ferruccio說,“我不知道母親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但她做得非常出色。”事實上,從現在的結果來看,Ferruccio對母親的評價一點也不過分。Ferragamo夫人不僅成功接管了丈夫留下的龐大家族產業,更是傳統價值和家族聲譽的忠實維護者。作為一名企業家,Ferragamo夫人敢于冒險和創新,更將女性優勢的判斷力和敏銳直覺合理地運用發揮。

在Ferragamo夫人看來,由始至終她都不是一個人在應付難關。她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回憶道:“我永遠記得第一天去辦公室的情景,員工們對我說,‘夫人,不用擔心,我們會幫助你的。’哪怕是今天說起這些,我還是感動不已。”她的另一位得力助手,是自己的長女Fiamma。在Salvatore去世的前兩年,彼時16歲的Fiamma在父母的期盼中首先進入了家族企業,也許Ferragamo夫人當時只是不想女兒如自己一樣成為主婦,希望她能學有一技之長。但事實上,作為唯一與父親有過共事經歷的子女,Fiamma 被視為Ferragamo先生才華的繼承人,由她創作的以羅緞蝴蝶結為標志的Vara中跟鞋,至今都是世界上最暢銷的鞋款之一。而她本人也一直在家族企業中效力長達40年之久,直至1998年患病離世。

在接掌家族企業幾年之后,Ferragamo夫人在做主婦時播種的艱辛開始得到收獲,Ferragamo家族的孩子們開始陸續進入了家族企業。Giovanna和Fulvia把她們的靈感帶入女裝和絲巾的設計中;男孩們則開始和工廠以及經銷商打交道。Ferruccio常開玩笑說,“Ferragamo不僅生產鞋子,還生產孩子。”Ferragamo夫人的孫輩有23位,加上第四代的孩子們和他們的配偶整個家族超過70人。這個龐大的家族一直和睦地圍繞在Ferragamo夫人身邊,相互扶持著成就了Ferragamo今天的成績。

夫人的“規矩”

2011年7月,Ferragamo集團將1/3的股份上市,其余部分仍保留在家族成員手中。關于家族內部的成員持股和參與經營的薪酬,全部由Ferragamo夫人制定—家族二代的6位成員持有相同比例的股票,參與家族事業的成員拿相同的報酬。Ferruccio曾對媒體坦言,起初他認為這并不公平,因為他在公司承擔更多的職責。但是最終他意識到了母親這些“規矩”的用意,這些明確的規定更有助于公司發展,特別是第三代繼承人進入家族企業,第四代家族成員不斷增加時。

在此之后,Ferragamo夫人又與第二代兄妹協商后規定,23名第三代中只有三人可以進入家族企業工作。“一個人容易獨斷,兩個人容易沖突,而3是一個穩妥而平衡的數字。”Ferruccio對此解釋道,我們看到過太多家族企業因為家庭的分裂而倒閉,我們要盡力避免。而從剛剛進入家族企業,母親就經常告誡我們,要將企業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自己的直接利益。因為企業的利益是家族的,個人利益凌駕其上,會毀了這個企業。

在妥善理清了家族事務并安排好傳承準則后,Ferragamo夫人除了必要的工作,大多數時間都在她與Salvatore共同生活了20年的山間別墅中含飴弄孫。James是Ferruccio的兒子,也是參與家族企業的三位家族成員之一,每當有人問起,他總會由衷地稱贊,“她是一位很棒的祖母。”每次見面,Ferragamo夫人都會送給他們小禮物,大多是一些早年丈夫新聞的簡報,或是寫給自己的信件,抑或是一些教導處世的文章。而Ferragamo夫人也更愿意單獨和重孫們在一起,“她要安靜地好好教他們各式禮儀。”

在家族掌門人故去時,夫人們首先要決定的是,是否還要延續事業;其次是誰來繼承這項事業。雖然繼承人年幼或沒有繼承人,由夫人來繼承的例子很多,但是一直在丈夫的影子中生活的主婦或是主理家庭事務的夫人們突然要“自立”,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Ferragamo夫人用半個世紀的時間為這個問題交上了一張漂亮的答卷。

鏈 接

挽救資生堂基業的女人

創建于1872年的資生堂,最初其創立時,不過是一家不起眼的小西藥店,嘗試開發化妝品是在1897年,即創業25年之后,而正式轉型化妝品領域則是在創業45年之后。事實上,在資生堂剛剛創立5年的時候,就由于資金緊缺陷入了經營困難,甚至連位于銀座的老鋪都沒有保住(1897年又重新搬回)。這時挺身而出的,是一位后世連名字都難以查詢的女性,也就是企業創始人福原有信的夫人,而隨著她挽救家族企業的事跡流傳,后被人尊稱為德夫人。

據資生堂公司史料記載,1877年的日本還是中藥的天下,資生堂所經營的西藥未被廣泛接受。在此境況下,堅守銷售“純良正確”藥物的資生堂難與粗劣藥物競爭價格,企業經營日漸艱難,福原有信債臺高筑。但即使如此,他仍在為推進醫藥分離而奔波,于是只能將西藥店的日常運營交給妻子負責。德夫人積極奔走于許多醫院,希望能得到來自醫院的制藥委托業務。

比如,當時她幾乎每天都往返于開業不久的“東京慈惠會醫院”,這家醫院面向上流社會提供醫療服務,德夫人的堅韌努力讓其得到了來自該醫院的制藥委托,這讓“資生堂”的知名度迅速提升,業績也逐漸轉好。后來,德夫人又通過一些途徑,讓“資生堂”的制劑成為日本天皇御用指定產品,并成功邀請到當時還是皇后的昭憲皇太后走訪福原家別墅,這被媒體廣泛報道。德夫人也逐漸被世人稱為“賢夫人”,隨著文明開化的推進,她成為日本近代較早登上雜志封面的女性。

事實上,在資生堂效益回暖之后,福原有信僅短暫地參與經營,此后便轉向其他家族產業的開拓,因此,雖然沒有任何職位的記錄,但德夫人不僅挽救了瀕危的資生堂,也是真正引領資生堂初期發展并為家族企業的后期崛起奠定了堅實基礎的實際經營者。

開云集團的“門面”

作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集團,開云集團的“門面”擔當,既不是2016年回暖的Gucci,也不是從小眾品牌出走引領大眾奢侈品消費的Bottega Veneta,而是集團現任掌門人Francois-Henri Pinault的妻子Salma Hayek。

憑電影《弗里達》(Frida)獲得奧斯卡提名的拉丁美人Salma Hayek,沒有花費太多周折就完成了她人生的三級跳:從墨西哥的肥皂劇明星,到獨闖好萊塢的新秀,進而在奢侈品帝國釣到了金龜婿。婚后雖然在丈夫Pinault的鼓勵下“快點出發吧,繼續創造你的價值吧”,并未退出好萊塢,但Salma Hayek的演藝事業仍處于半停滯的狀態。相反,與家族企業相關的,無論是在Gucci秀場的前排,還是Pomellato、Balenciaga的新品發布會上,Salma Hayek從未缺席。而在一次次的采訪中,媒體問題的風向,也逐漸從新的影視作品,轉變到了Pinault家族、開云集團和她致力開展的慈善事業上。

Salma Hayek并未正式進入開云集團任職,也沒有明確披露的占股,甚至還免費代言了集團旗下的兩個品牌。她與家族的聯系,除了利用自己的名人形象,一次次地為家族企業博取正面露出外,主要聚焦在家族基金會下設的慈善公益項目。Salma Hayek通過家族慈善基金會積極開展公益活動,包括幫助提高兒童接種疫苗意識,還關注消除家庭暴力和解決氣候變化等問題。

社交網絡“第一夫人”

她是美籍華裔,是兒科醫生,是慈善家,是哈佛才女;當然,在她諸多的身份中,最受世人矚目的還是全球最年輕的白手起家億萬富豪馬克?扎克伯格的妻子,她是普莉希拉?陳。普莉希拉?陳雖然與扎克伯格相識于微時,并一路伴隨著他創業,但一直是將自己的事業規劃與Facebook區隔開來的。她讀博士、當老師、最終完成夢想成為一名兒科醫生。

她不僅在扎克伯格的創業歷程中作為背后支持,更是影響了扎克伯格對于教育、兒童救助、醫療發展的關注度,積極推動扎克伯格投身公益事業。2012年,一次在與自己負責的病患兒童的談話之后,在普莉希拉的鼓勵下,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推出了一個器官捐獻的注冊工具,僅上線一天之內就有超過十萬人注冊,隨后企業還開發了AMBER Alerts功能,幫助找尋被拐賣的兒童。

Max是扎克伯格夫婦第一個孩子,2015年12月出生,在女兒出生后夫婦倆共同宣布,通過“扎克伯格-陳計劃”(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將逐步捐出所持有的99% Facebook股票,用于拓展人類潛能,促進下一代兒童的平等,等等。

2016年9月末,扎克伯格夫婦再次發表聲明:未來10年,將通過“扎克伯格-陳計劃”投入30億美元,在舊金山創立一個生物中心,資助科學家們攻克世界上最主要的疾病。這一最新承諾是這對夫婦就捐獻所持Facebook股份所作承諾的后續落實。事實上,輿論也普遍認為,普莉希拉的兒科醫生身份很可能是促使這對夫婦從事該事業的最大推動力。

新刊推薦 更多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分布走势